<output id="m5u7u"><xmp id="m5u7u"></xmp></output>
  • <sub id="m5u7u"></sub><sub id="m5u7u"></sub>
  • <form id="m5u7u"></form>
  • <var id="m5u7u"><font id="m5u7u"><tt id="m5u7u"></tt></font></var>
  • 新闻中心

    教育的下一次革命:设计思维

    发布时间:2019-02-13 11:25:18    作者:Michael Schein(MicroFame Media的创始人)    来源:263云通信
    摘要:教育的下一次革命
    上个世纪的一个明显特征是,大多数工作都是相对明确的(机械工程师、电工、教师、邮差等)。然而,在我们现在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的职业是由一个主题来强调的。在这方面,萨姆·赛德尔(教育工作者和作家)肯定是未来世纪的那种人。
     
    在布朗大学学习和在附近的监狱教囚犯文化知识,再分配了这些时间之后,赛德尔做了很多事情,在商业创新工厂建立学生体验实验室,撰写和出版他的第一本书《嘻哈天才:重新混合公共教育》。他现在担任斯坦福大学 D学院的K12战略研究主任。他所有努力的根源在于,他热切地相信,如果我们能够解决教育方式中的结构性缺陷,我们也可以缓解许多其他重大的问题。
     
    为了推进他的使命,赛德尔非常愿意尝试他遇到的任何工具、实践和学科。我最近有机会坐下来和他讨论重塑现代教育过程中涉及的根深蒂固的问题和无与伦比的机遇。如果你所从事的行业曾经要求你解决看似棘手的问题,请密切关注。
     
    Michael Schein:当考虑从事教育行业时,斯坦福大学D学院也许并不是第一个想到的地方,是什么让你加入他们?
     
    Sam Seidel: D学院以教授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和帮助学生在各种不同领域建立创造性信心而闻名。虽然设计思维已应用于包括从苹果鼠标到牙刷等各种产品中,但它也可用于重新思考学校和社会制度。教育方面存在一些严重的结构性问题,所以D学院似乎是创造性地解决这些问题的好地方。我和我的同事们相信,运用设计思维方法可以在很多不同的方面让改善教育取得实际进展。
     
    Schein:你能举个例子吗?
     
    Sam Seidel:当然。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正在努力重新构想教育评估。学校评估存在一些巨大的问题。一个是他们花了太多时间在没有实际意义的教育上面。平均而言,每年有四分之一的在校时间用于备考或各种考试。我并不是说如果做得好,评估就没有意义和价值,这就把我们带到了第二个大问题。这些测试不能衡量大多数人认为重要的东西。众所周知,生活中的成功需要能够协同合作解决问题、批判性地和创造性地思考和有效地沟通。这不是这些评估测试的内容。他们正在测试你可以在Google上轻易可以找到的内容。我们很幸运能与休利特基金会合作,他们曾说:“你能帮助我们思考更深层次的学习吗?”所以这些是我开始研究和解决的那些棘手而有趣的问题——弄清楚并测试什么才是能真正帮助学生在21世纪取得成功的技能。
     
    Schein:如果你在斯坦福D学院成功地解决了这些问题,那么当政治和社会系统如此缓慢地发展,难以变革的时候,你如何取得突破并得到广泛的采用?
     
    Sam Seidel: 我认为部分原因在于我们如何构建它。我的父母都是教育工作者,从听到他们一直在谈论这些问题,我就深信教师、工会和行政管理人员可以而且应该对我们正在做的任何事情做好准备。我一直在尝试寻找一种合作的方式,让人们参与到设计过程中来,并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拥有所设计的一切。我认为很多时候在教育中我们都有这样的感觉,即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它是自上而下的。作为一名教师,我可能会说,“以项目为基础的学习看起来很酷,但它是学校强加给我们的,我们无法获得我们需要的很多东西。我们的期望不会改变,比如让孩子们获得不错的考试成绩,我们将有必须遵循的课程设计。“我认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是让人们感受到并且实际上拥有所有权。你如何创造这样的条件,让教育工作者可以说,“我这样做是因为我的学生需要它,不会有人进来把它从我手中夺走”
     
    Schein:你出版了一本关于嘻哈的书,你在监狱里面工作过,你做过咨询工作,现在你在硅谷。你职业生涯中的路径是什么?当你选择一个机会而不是另一个机会时,是什么引导你?
     
    Sam Seidel: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公正,我要努力想办法以某种方式作出贡献,让世界变得更加公正。在我喜欢做或可能做的所有事情中,如何推动教育,对我来说是实现目标的最好机会。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觉得教育对社会或文化有多么重要。我认为我们需要培养一大批人,他们需要创造性和批判性的思考,知道如何合作并为下一代人投资,让他们走出来,解决一些大问题。